“科学施救与冷静自救的完美结合”——“解密”山东11名被困矿工获救关键

新华社济南11月21日电
题:“科学施救与冷静自救的完美结合”——“解密”山东11名被困矿工获救关键

最想给媳妇打个电话。山东梁宝寺煤矿事故的一名获救矿工升井获救后,对救援人员说道。

新华社记者陈灏、魏圣曜

今日(11月21日),11名在山东能源肥城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梁宝寺煤矿事故中被困井下的矿工均升井获救,被送往医院治疗,目前生命体征平稳。

“11名兄弟都没事,出来的时候走得比救援队员还快呢!”在山东能源肥矿集团梁宝寺能源公司“11·19”火灾事故11名被困人员全部升井、送往医院后,救援队伍总指挥刘辉终于放下顾虑、咧嘴笑起来——11名矿工被井下火场堵在巷道尽头36个小时后,全部安然无恙返回地面,值得欣慰!

救援过程中,当地用于井下降温的冰块就有几十吨。此次救援还有可喷水到100米外的消防机器人下井救援。这种机器人下井后,可携带两条60米长的水带行走。

今年56岁的刘辉是山东能源肥矿集团矿山救护大队的队长。19日夜间,山东能源肥矿集团梁宝寺煤矿3306工作面发现火情,11名正在作业的人员被困。在随后的救援中,刘辉担任矿山救护队救援指挥,几乎是“不眠不休不食”地参与了整个救援过程。

运几十吨冰块到井下降温

20日凌晨3点到达现场时,刘辉了解到,一个班组、一名防冲击地压工作人员和一名安监员被困在火场前方200米的巷道尽头。其中,率先发现火情并汇报调度室的安监员放弃撤离的机会,折回“迎头”位置、即巷道最深处的作业位置通知工友撤离,也被困住。

事发之后,当地组织力量展开救援。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赶到现场指挥。山东省政府成立的救援指挥部,调集了4支救援大队,共144名专业人员参与救援。

在事故救援指挥部的安排下,救援队员一边井下进行通风、降温,一边使用高压水枪、惰性气体等进行灭火。灭火弹、无人机、灭火机器人、侦察机器人也被派上阵。此外,现场救援指挥部还决定在地面安排2台千米钻机,打通联络通道。

一位参加救援的消防队员表示,消防部门已派出多批救援力量参与救援,现场救援的主体力量是矿山救援队,消防队员为其提供帮助和保障。

“井下条件极差,温度和有害气体浓度都非常高。”刘辉说,井下可见度极低,“手贴在脸前都看不到”;一氧化碳浓度最高时接近8000ppm,吸入有致命危险;救援人员需要背着20多公斤重的救援设备,在60℃高温环境中作业,体能快速被消耗,“步行半小时、作业一刻钟”导致人工施救举步维艰。

外界一度不了解事故具体情况。

火场跨不过去、人员联系不上,被困住的兄弟们还有救吗?在所有办法陆续失灵时,事故救援指挥部坚持认为,井下有10.8厘米直径的供水管、通风管,和直径1米的风筒,能形成一个适合生存的安全港。指挥部要求通风设备保障运行,持续向迎头位置输送新鲜空气;同时,风机后堆放冰块,尽可能地为被困人员降温……

11月20日下午,救援指挥部对外通报,此次事故系井下3306掘进工作面发生火灾,除11人被困外,其他人员安全升井。着火点位于被困人员后方200米位置。

在地面救援现场,事故救援方案还在不断完善,一些救援人员面带忧虑坚守;而在井下,被困的11人也开始行动起来——直径1米、由阻燃材料制成的风筒,成为他们选择的逃生通道。

兖矿集团救护大队四中队队长张金红告诉新京报记者,着火地点大约在井下1000米。

“根据升井时间分析,他们大约是21日早上7点半到8点之间,开始顺着风筒往外爬的。”刘辉说,身处险境的被困人员表现出良好素质和组织性:4名干部分成2人开路、2人殿后,其余7人在中间,有序自救。凭着对外界温度的感知,被困人员在风筒中爬行300多米、跨过着火带之后,用随身携带的工具切开风筒。

救援过程中,救援人员采取了通风、降温等措施,使用高压水枪、惰性气体等进行灭火。但是,井下救援地点温度高、一氧化碳等有毒有害气体浓度大,救援并不容易。

21日8时45分许,正在井下灭火的救援队员发现了爬出风筒的被困工友,并第一时间送上压缩氧自救器,避免一氧化碳中毒。9时27分,被困人员在救援队员的帮助下抵达井下安全区域;10时18分,11人全部安全升井,被立即送往医院。

参与救援的枣矿救护大队队长晏明来告诉新京报记者,井下有大量浓烟,就像大雾一样,能见度只有1至3米,且温度达到
60-70℃。

“我真的没事!可不可以给媳妇打个电话?”一名矿工升井之后,第一时间想到的,是给家里报个平安。说到这事,刘辉也忍不住乐了。他说:“这些兄弟们上来的时候都挺好的,最大的身体不舒服可能是肚子饿了。”

除了能见度和温度影响,井下还有有毒有害气体,最初,井下一氧化碳浓度远超正常人可接受的浓度范围。

记者从救援指挥部获得的医院检查结果,也印证了刘辉的判断:11名获救的被困人员无生命危险、甚至连外伤都没有,只有2人出现了血压升高、电解质紊乱等轻度症状,很快就可以出院。

张金红说,营救中,灭火降温及通风排烟很重要,救援人员还安装了一台风机,并重新铺设了风筒,将有毒有害气体及浓烟向外排放。

“这是一次科学施救与冷静自救的完美结合。”事故救援专家组组长、山东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王端武说,有效的外部救援确保了11名被困人员的生存环境,积极的自救让他们及时脱险。同时,他们通过风筒实现逃生,也为今后地下矿山的安全设计提供了新的思路。

截至11月20日晚间,事故现场救援指挥部通过矿车将几十吨手提箱大小冰块运送至井下,进行物理降温。

编辑: 陈雨昀

11月20日晚间,新京报记者在事发煤矿的井口位置看到,大量身着制服的人员正在救援,不时有救援人员下到井内。还有工作人员将冰块放进矿车,源源不断地向井下输送。

消防机器人下井,可喷水到100米外

11月20日下午三点多,两台消防机器人下井救援。

新京报记者从事故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此次救援共调派6台机器人前往现场,最终根据现场情况,安排两台机器人通过煤矿升降梯进入矿井进行救援作业。

研发机器人的中信重工开诚智能装备有限公司工作人员介绍,他们下井参与救援的作业的两台机器人一台是RXR-C6BD
消防侦察机器人,一台是RXR-MC80BD消防灭火侦察机器人.

上述工作人员介绍,两台机器人下井后,后方人员通过遥控设备进行控制,遥控设备上装有屏幕,可实时观察到机器任处的情况。下井之后,侦察机器人主要负责收集信息,并回传后方:它所携带的设备可以最大限度的监测周边温度、能见度、有害及可燃气体,并分析前方的环境。

因为井下能见度低,比较危险,我们依靠机器人在前方,将画面实时传输给后方救援指挥部调度室的,后方再进行操作,上述工作人员说,消防灭火侦察机器人下井后,它可携带两条60米长的水带行走,待进入到火灾事故核心位置,后方操作遥控设备进行降温灭火,每秒水流量可达80升,喷水距离可达100米。

上述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本次下井的两台消防机器人充一次电可工作四五个小时,也可以边工作边充电。消防机器人防火、防水、防爆的特点,并且在复杂地形条件下不会侧翻。

一名现场救援人员介绍,由于最初的救援环境恶劣,人们无法进入事故核心现场,除了通过机器人救援,救援人员还使用了气溶胶灭火弹实现井下灭火降温。

被困矿工无烧伤,呼吸道无损伤

经过30多个小时的救援,11月21日上午传来好消息,救援人员发现了被困人员。

8时30分许,他们跑出来了。晏明来听到有同事喊道,紧接着他在井下看到有两名满脸黑炭的矿工从火场中跑了出来,连忙上前搀扶。这是矿井火灾事故发生后第一看到他们,当时特别激动。

两名被困矿工从火场中冲出。晏明来说,发现被困人员时,因现场温度过高,救援人员无法进入,只好等救援人员降温后,受困人员自己出来。

10时18分,11名被困人员全部升井获救。这些矿工从11月19日晚间被困到获救,至少在井下呆了34个小时。晏明来表示,这34个小时,被困矿工是依靠自救器度过的,受困地方不通风但有氧气,被困位置距离获救位置120米左右。

张金红说,自救器戴上便可提供氧气。此外,由于工作面延伸到哪里,饮用水也就辐射到哪里,当矿工被困后,一直都有水源供应,具备相应的生产条件。

晏明来说,他看到这些矿工时,感觉他们状态都还不错,但当时来不及多想,只是一个接一个的将他们送出去。

新京报记者在现场看到,前三个批次升井的10名矿工可在救援人员的搀扶下行走,最后一批上来的矿工行走已不大方便,被救援人员抬出。

其中,有部分矿工眼部均被湿毛巾蒙着。现场工作人员介绍,之所以用湿毛巾蒙着,是因为被困矿工长时间呆在密闭黑暗的井下,见到外部光线时需要有所保护。

获救的11名矿工随后被送到嘉祥县人民医院救治。

11月21日下午,负责主治工作的肖要来医生告诉新京报记者,被救矿工送到医院后,医院为其做了全面检查,检查项目包括血常规、胸片、心电图等常规指标。结果显示,所有矿工身体状况基本都正常,矿工的呼吸道均没有损伤症状,也没有被烧伤或被熏伤。

肖要来透露,转运途中,救护车上的医护人员会对矿工的病情进行初步评估,若矿工病情非常严重,就立刻送到大型综合医院去。但这11位矿工生命体征都比较平稳,就被陆续送到当地县医院。

肖要来表示,目前所有矿工的生命体征都很平稳,状态也很不错,明天会再做个全面的检查,如没有其他问题则可回到工作岗位。

涉事企业曾迟报、瞒报事故

梁宝寺煤矿位于嘉祥县。该地矿产资源丰富,境内探明有煤面积125平方公里、总储量26亿吨,大量煤矿企业坐落于此,此次涉事的梁宝寺煤矿就是其中之一。

肥城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官网显示,梁宝寺能源有限责任公司是肥城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在巨野煤田、鲁西南新区开发建设的第一对现代化矿井。

这不是梁宝寺煤矿第一次被外界关注。

据大众网报道,2016年8月15日,该矿曾发生一起冲击地压事故,造成2人死亡。但事故发生后,该公司未在规定时限上报,经认定,属一起迟报事故。在该矿停产整顿期间,8月16日又发生一起工伤事故,并违法瞒报。两起事故均被山东煤矿安监局通报。

不过,梁宝寺煤矿还是拥有诸多荣誉。肥城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官网介绍,梁宝寺能源有限责任公司曾先后荣获中国煤炭工业特级安全高效矿井文明煤矿企业管理优秀单位、山东省十佳煤矿和省管企业文明单位等荣誉称号。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此次事故前一周,11月13日,梁宝寺煤矿还举行安全规范评比活动,对10月份评选出的4个安全优胜区队和76名安全优胜员工进行表彰奖励,这是该矿首次开展月度安全典范评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